Tuesday, February 13, 2007

或許……醉了

沒有溫暖的話語 沒有輕柔的動作
冷冷的幾句 輕輕的兩眼
順手拈來的文字 沈鬱不解的詩句
足已令人醉倒  醉倒於那湖綠水

(記於有點醉意的夜晚)

No comments: